全球视野 本土智慧22
规模化 专业化 品牌化 国际化
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
法律咨询电话:010-59627653 / 13911294781
业务领域Business area
汽车分割(二)|| 借名买车之案外人借夫妻名下车标购车【推荐】
2019-08-14

自从2011年北京开始实施摇号买车之后,北京牌照就成了稀缺品,中签率逐年降低。2019年第1期中签率约为2367:1,创历史新高。每到双月的26号,不少人都在转发“锦鲤”,希望借此获得好运,顺利中签京牌指标。

然而,在日渐趋低的命中率下,结果难免总是几家欢乐万家愁。一面是感到“中标”无望的现实无奈,一面是生活所迫的各种刚需,不少人发出了“摇号难,难于上青天”的感慨。于是有人想到了借指标购车的方法解决燃眉之急,然而借名买车也存在钱车两空的风险。


基本案情

张先生与妻子刘玉因感情不和选择了离婚,但双方对于共同财产分割问题一直争执不休。

夫妻俩名下有3辆车,除了各自所有无异议的外,最大的争议便是那权属不明的第三辆车。张先生称该车辆实际所有人为李×,系李×借用张先生的购车资格购买,首付款由张2代付,贷款由张先生代付,再由李×偿还。

为此,张先生提交了《购车指标借用协议书》、银行明细及网上转账受理单证明其所述。《购车指标借用协议书》为李×(甲方)与张先生(乙方)于2014年9月13日签订,协议约定了李×借用张先生的购车指标,由李×支付购车费用,车辆登记在张先生名下,车辆所有权、使用权、处分权等均属于李×等内容。

妻子对于《购车指标借用协议书》、银行明细及网上转账受理单真实性不认可,主张该车是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购买,理应作为夫妻共同财产予以分割。

       其实,这就是我们常说的借名买车。在通常情况下,机动车所有权可以通过买卖合同的方式取得,动产所有权的转移一般以实际交付为要件。针对包括机动车在内的特殊动产,《物权法》第二十四条专门规定 “船舶、航空器和机动车等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未经登记,不得对抗善意第三人。”也就是说,登记不是取得机动车物权的必要条件,但未经登记不能发生对抗善意第三人的效力。因此,机动车的实际出资人在一般情况下对车辆具有实质所有权。

       但在限购政策下,购车指标作为一项行政许可,是行政相对人购买车辆的必备法律资格。对于此种情况下,车辆实际出资人能否取得所有权就会出现分歧。


观点一

       车辆实际所有人不能由于出资而当然取得所有权,否则就很容易规避限购政策。购车过程中,当所有权的取得需要以具备某种资格为前提时,不具备相应资格就无法取得所有权,故车辆及车牌号应当返还登记所有人。

观点二

      机动车所有权的取得在《物权法》中已经有明确规定,在当事人能够证明其实际出资且占有使用的情况下,车辆的实质所有权应归其所有。购车指标并不是所有权的本身,不具有所有权性质,不能因不具备购车指标就剥夺其因买卖而取得的所有权。



      上述案例是借名买车遇上离婚,对于这类问题,法院一般采取的做法是因涉及案外人的权利,另案解决。也就是说,在离婚案件中,如果夫妻共同财产涉及第三人的利益,法院不会直接做出处理。李x对此可以稍稍安心。

     曾经有这样一则案例:申请执行人高某依据生效法律文书向法院申请执行其与被执行人周某之间的民间借贷纠纷一案欠款。法院经审查作出依法查封周某名下小轿车一辆的执行裁定书,并将涉案车辆查封。案外人刘某指出涉案车辆实际归自己所有,是他通过中间人介绍从周某处购买了京牌指标,并利用该指标购买了保时捷汽车,并办理了车牌号变更手续。法院经审理,驳回了案外人刘某的异议请求。

      所以,借名买车存在诸多风险,出借人一旦成为法院的被执行人,车辆又是被法院比较容易查到并采取强制执行措施的财产类型。如此,借牌人与出借人之间的稳定状态即被打破,正常使用的车辆突然被查封势必会影响到借牌人的正常使用,甚至是经济利益受损。



【本文章为张亚敏律师原创,烦请尊重智力劳动成果,如有转载引用,请注明出处

★★张亚敏律师,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律师,盈科北京总部股权事务部副主任。电话:139112947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