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视野 本土智慧22
规模化 专业化 品牌化 国际化
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
法律咨询电话:010-59627653 / 13911294781
业务领域Business area
夫妻离婚约定房子给孩子靠谱吗?【推荐】
2019-05-31


敲黑板注意了!

夫妻离婚房子约定给孩子,孩子的利益能不能有保障?本来我可以肯定的给你答复没有问题!但是法院的判决自己都打架了,所以要慎重了,如果确定给孩子,尽早过户或者格外做一份赠与协议公证才能更稳妥。

先来看一个案例,这个案子被列入北京法院参阅案例第16号(2014年9月29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6次会议讨论通过),2015年又被列入最高人民法院49起婚姻家庭纠纷典型案例之一予以公布,由此可见该案例的重要性。这里我解释一下,对于一些有争议的法律点,法院会以参阅案例、典型案例、指导意见、会议纪要等等方式作出引导,以统一裁判尺度。


基本案情

原告李某某与被告王某某于2001年11月11日登记结婚,婚后于2003年9月生育一子王某。因感情不和,双方于2009年9月2日在法院调解离婚。双方离婚时对于共同共有的位于北京市崇文区××路××号院××小区××号楼××单元59号房屋(以下简称59号房屋)并未予以分割,而是通过协议约定该房屋所有权在王某某付清贷款后归双方之子王某所有。2013年1月,李某某起诉至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称:59号房屋贷款尚未还清,房屋产权亦未变更至王某名下,即还未实际赠与给王某,目前还处于李某某、王某某共有财产状态,故不计划再将该房屋属于自己的部分赠给王某,主张撤销之前的赠与行为,由法院依法分割59号房屋。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

原、被告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均知悉59号房屋系夫妻共同财产,对于诉争房屋的处理,李某某与王某某早已达成约定,且该约定系双方在离婚时达成,即双方约定将59号房屋赠与其子是建立在双方夫妻身份关系解除的基础之上。在李某某与王某某离婚后,李某某不同意履行对诉争房屋的处理约定,并要求分割诉争房屋,其诉讼请求法律依据不足,亦有违诚信。

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于2013年4月24日作出(2013)东民初字第02551号民事判决:驳回原告李某某的诉讼请求。宣判后,李某某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于2013年7月11日作出(2013)二中民终字第09734号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北京高院把此案作为参阅案例以及最高院作为典型案例发布认可和强调的法律观点是这样的:

首先,在离婚协议中双方将共同财产赠与未成年子女的约定与解除婚姻关系、子女抚养、共同财产分割、共同债务清偿、离婚损害赔偿等内容构成了一个整体。通常情况下,当事人是在综合考虑上述因素基础上,对于人身问题和财产问题制定一个概括的“一揽子”的解决方案。在处理财产时,往往经过不断地博弈和协商,通过某一个处分行为来解决多项财产分割问题。所以双方约定将共同财产赠与未成年子女是一个概括的合意,该合意中任何一项财产的处分都与其它财产的处分互为前提、互为结果。如果允许一方反悔,那么男女双方离婚协议的“整体性”将被破坏。同时,离婚协议各个条款的订立都是为了解除婚姻关系这一目的,具有目的上的统一性。在婚姻关系已经解除且不可逆的情况下如果允许当事人对于财产部分反悔将助长先离婚再恶意占有财产之有违诚实信用的行为,诱发道德风险。


       其次,原、被告双方处分夫妻共同财产的行为可以适用物权法的规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九十七条:“处分共有的不动产或者动产以及对共有的不动产或者动产作重大修缮的,应当经占份额三分之二以上的按份共有人或者全体共同共有人同意,但共有人之间另有约定的除外。”在本案中,诉争房屋是原、被告双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购买,系二人的夫妻共同财产,由二人共同共有,原、被告二人均不单独享有对诉争房屋处分的权利,处分该房屋需双方意思表示一致。原、被告双方在离婚时已经对共同财产的处分形成合意,共同表示将房屋赠与未成年子女,该意思表示真实有效,理应对双方产生拘束力。因赠与行为系原、被告双方共同作出,故在离婚后一方欲根据《合同法》第一百八十六条第一款之规定单方撤销赠与时亦应取得双方合意,在未征得作为共同共有人的另一方同意的情况下,无权单方撤销赠与。


我们国家倡导保护未成年孩子的利益,在此案中尤其明显。单亲家庭的孩子需要更多的关注,也容易引发社会问题。此案判决充分的保护了孩子的权益。现实生活中离婚是谁都不愿意的选择,尤其是大部分人为了孩子留一个完整的家庭勉强维持,最后无奈必须离婚时也会考虑给孩子的伤害降到最低,原生家庭能给予孩子的,重建家庭很难达到,所以很多父母想到离婚时给孩子物质保障,比如把房产给孩子。物质生活能得到保障,相当于对孩子的未来上了份基本的保险。  

离婚后父母一方可能因为自己的经济条件有变化、经济负担加重等等原因要反悔的情况也很多。如果支持一方反悔即有违诚信原则更不利于保护未成年人的利益。本案就是一个典型,法律规定不动产的赠与以办理过户登记视为赠与完成,在过户之前一方可以撤销赠与。正是因为法律上的规定与现实问题之间存在差异,法院才会将本案作为参阅和典型案例进行发布以统一裁判规则。

最近最高院对再审的一个执行异议案件的处理结果对夫妻离婚赠与孩子房产的法律结果有了另一种声音。

刘计与其妻刘艳云签订的《离婚协议书》中约定案涉房产归儿子、女儿所有,各一个单元。房本下来之后登记在刘计名下,一直未变更到孩子名下。后因刘计对外欠有债务,经法院判决后,债权人申请执行刘计名下财产。刘计的儿子刘俊驰主张刘计已经将房产赠与自己,自己是房屋的所有权人,对债权人提出的强制执行房产的行为提出异议。法院的观点是房子尚未过户到刘骏驰名下,赠与未成立,房子仍为刘计所有。此案的判决与前述案件的法律精神存在矛盾,尤其由最高人民法院作出,不禁让人猜测难道法院对于夫妻离婚约定房产赠与孩子法律后果的指导精神发生改变?

我认为尚不能因此确定,我的理由如下:

1、前述支持赠与的案件是北京高院列为参阅案例和最高院发布的典型案例,可以说明法院内部对此类案件达成的共识,对类似案件的处理有指导意义。而第二个为个案,本来现实中同案不同判的情况也是经常发生的,不具有普遍意义。

2、两个案件的背景不同,第一个案件是父亲反悔,法院的判决即否定了不诚信行为也保护了未成年人利益。第二个案件由欠债引起,房产受赠人的利益和债权人的利益发生了冲突,法院选择了保护债权人的利益。现实中夫妻通过离婚躲避欠债屡见不鲜,但法律赋予当事人离婚自由,离婚又是当事人的主观意愿,所以认定为逃债而离婚有很大的难度。虽然本案离婚有无此目的,无法查证,法院作出一个判决还需要考虑判决结果的社会效果,对类似社会行为具有一定的引导和规制的作用。在目前诚信度缺失的现实情况下,法院作此判决还是有一定必要的。

3、两个案件法院适用的法律点不同,第一个案件是合同的撤销,第二个案件是合同的成立。但仔细研究会发现第一个案件法院的判决观点是房子赠与行为是离婚意愿的达成、财产分割等等整个离婚事项的一部分,一部分的反悔将会破坏原来的整体性,故法院不支持。而第二个案件主张合同不成立的后果同样也是会破坏整体性,按照第一个案件的审判思路也是不应该被支持的。

随着社会现实的变化,法律以及法律的指导精神都会有更新、修改和完善。在此提醒,稳妥起见,夫妻离婚约定房子归属孩子应及时办理过户登记,如果因为有贷款或者房本未下发存在办理过户登记的客观困难,建议到公证处办理赠与公证。

(后附上述案例相关判决书)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8)最高法民申6053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刘俊驰,男。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王义珠,男。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李海山,男。

一审第三人:迁安市马兰庄镇四方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河北省迁安市马兰庄镇柳河峪村北。

法定代表人:刘计,该公司董事长。

一审第三人:刘计,男。

一审第三人:迁安市马兰庄镇兴云铁选厂,住所地河北省迁安市马兰庄镇柳河峪村北。

法定代表人:陈国才,该厂经理。

一审第三人:陈国才,男。


再审申请人刘俊驰因与被申请人王义珠、李海山及一审第三人迁安市马兰庄镇四方有限责任公司、刘计、迁安市马兰庄镇兴云铁选厂、陈国才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一案,不服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8)冀民终52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刘俊驰申请再审称:

1.一、二审法院认定刘计对案涉房产、产权证仍然行使控制权,缺乏证据证明,是错误的。案涉房产的原产权人刘计、刘艳云未在法定期间内申请撤销将案涉房产分给刘俊驰的约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及其司法解释的相关规定,案涉房产已经归刘俊驰所有。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以下简称《婚姻法解释二》)第八条第一款规定,如果刘计或刘艳云对离婚协议中将案涉房产赠与刘俊驰的条款反悔,要求撤销或变更的,其应当在登记离婚后一年的除斥期间届满前提起诉讼,而二人在除斥期间均未提出诉讼,且至今未提出任何异议,因而刘俊驰自2009年9月1日起就是案涉房产的所有权人。刘俊驰提交了案涉房产所在物业公司北京茂华物业服务有限公司出具的证明等,足以证明刘俊驰自2013年回国开始,就一直实际占有、使用案涉房产。同时也证明了刘计、刘艳云已经按照离婚协议的约定将案涉房产实际交付给了刘俊驰。刘计长期在河北省生活和工作,不可能实际占有控制位于北京的案涉房产。案涉房屋产权证办理在刘计名下的行为仅是按照购房合同约定的后续履行行为,并不能证明是刘计对离婚协议约定内容的撤销或变更。2.一、二审判决适用法律确有错误。一、二审判决认定刘计和刘艳云对共同财产的分割仅是双方赠与的意思表示,刘计、刘艳云可以撤销或变更,明显是适用法律错误。离婚协议中对子女赠与的条款不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八十六条规定的任意撤销权,不能任意撤销,而应当适用专门调整婚姻家庭关系的婚姻法及其司法解释的相关规定。根据《婚姻法解释二》第八条、条九条的规定,即使是刘计、刘艳云要撤销对刘俊驰的赠与,也应当在离婚后一年内提出,即2009年9月1日前提出。逾期后,其已无权撤销或变更。故一、二审法院认定刘计、刘艳云可以撤销或变更对刘俊驰的赠与条款,明显是适用法律错误。一、二审法院仅以刘计以案涉房产为抵押物为再婚配偶田晓霞银行贷款提供担保,就认定刘计对案涉房产仍然行使控制权,并以此为由没有支持刘俊驰不予执行案涉房产的申请,是错误的,明显是以公权力擅自干预私权利,严重违反了《婚姻法解释二》等法律规定,适用法律明显错误。一、二审判决认定刘俊驰依据《离婚协议书》而享有的请求案涉房产过户的权利不足以阻却执行,是错误的。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执行异议和复议规定》)第二十八条的规定,刘俊驰依据《离婚协议书》而享有的请求案涉房产过户的权利足以阻却执行,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确定的相关裁判规则,刘俊驰依据《离婚协议书》而享有的请求案涉房产过户的权利亦足以阻却执行。3.一、二审判决实际上确立了离婚协议中已经分割他人的财产亦可强制执行的裁判原则,严重违背了公平公正的基本原则,且不利于社会的和谐稳定。综上,刘俊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第六项规定申请再审。

 

本院经审查认为:

刘计与其妻刘艳云签订的《离婚协议书》中约定案涉房产归儿子、女儿所有,各一个单元,该约定应视为刘计与其妻刘艳云将房产赠与儿子、女儿的意思表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128条规定:“公民之间赠与关系的成立,以赠与物的交付为准。赠与房屋,如根据书面赠与合同办理了过户手续的,应当认定赠与关系成立;未办理过户手续,但赠与人根据书面赠与合同已将产权证书交与受赠人,受赠人根据赠与合同已占有、使用该房屋的,可以认定赠与有效,但应令其补办过户手续。”根据该规定,赠与关系的成立,必须以赠与物的交付为准,对于房屋则必须办理过户手续,否则赠与关系不成立。

 

本案中,刘计、刘艳云仅是在《离婚协议书》中对赠与房产作出了意思表示,协议虽然对刘俊驰设定了利益,但该利益是否实现取决于刘计、刘艳云是否现实履行赠与房产的产权过户义务。《离婚协议书》作出后,刘计、刘艳云并未将房产办理至其子女名下,而是办理至刘计名下。对于本案中的房产赠与而言,在刘计将房产过户至刘俊驰之前,赠与关系并未成立,刘俊驰对于房产不享有所有权。即使刘计已将房屋的产权证书交与刘俊驰,但因《离婚协议书》是刘计、刘艳云之间对于离婚财产如何处理的安排,而并非是刘计与其子女之间签订的书面赠与合同,也不能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认定赠与有效。至于刘俊驰申请再审认为刘计未在离婚后一年内撤销赠与因而赠与有效的问题,因本案中赠与关系并未成立,不存在撤销的必要,刘计是否作出撤销的意思表示都不能产生房产所有权发生变化。关于刘俊驰申请再审认为应参照适用《执行异议和复议规定》第二十八条的问题,《执行异议和复议规定》第二十八条是买受人对于被执行人名下的不动产提出异议如何处理的规定,而本案中刘俊驰是受赠人,两者之间的法律关系存在重大区别,不存在参照适用的条件。综上,案涉房产所有权并未发生转移,刘俊驰不享有足以排除强制执行的民事权益,一、二审判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均无不当。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规定,裁定如下:驳回刘俊驰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王友祥 

审判员  肖 峰 

审判员  谢爱梅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二十六日 

书记员  李雪薇



【本文章为张亚敏律师原创,烦请尊重智力劳动成果,如有转载引用,请注明出处!
★★张亚敏律师,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律师,盈科北京总部股权事务部副主任。电话:139112947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