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汽车分割】没有北京摇号资格,也有了汽车号牌,听听律师以案说法

发布时间:2020-04-07


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的张亚敏律师。生活在北京的人,都知道汽车号牌最难求,因为现在通过摇号获取车牌的“中签率比中彩票都难”。如果夫妻只有一辆北京牌照的汽车,在离婚时会怎么分割呢?今天我来分享一个案例,它一定会打破大多数人的思维常识。

王先生和李女士结婚已经十来年了,因为工作原因,王先生长期居住在杭州,而李女士则带着儿子,一直在北京生活。因为长年的两地分居,两人的感情逐渐出现了裂痕。最终两人一致同意离婚,儿子由李女士抚养,财产一人一半。在分割财产的时候,像房子啊之类的财产分割的倒还顺利,但唯独家里的一辆汽车分不下去了,因为两个人都想要。

其实问题集中在这辆车带“京”字的车牌上。这辆车的车牌是王先生婚前买第一辆车的时候在车管所拍的,他俩结婚后,把旧车卖了,又买了辆新车,车牌也随即换到了新车上。如果这辆车分给了其中一个人,那么另一个人想要通过摇号在短期内获得一个新的车牌,那几乎是天方夜谭。要知道,北京的汽车牌照摇号的难度之大超乎想象,中签率仅为千分之二,新申请新能源汽车的,至少需要等待8年以上才有可能获得新能源汽车指标。所以,这就是王先生和李女士都想要这个车牌的原因。

另外,为了孩子上学,李女士每天都是开着家里的这辆车接送。如果将汽车给了王先生,那么李女士以后只能每天打出租车接送孩子,不但成本太高,早晚高峰打车也不方便,乘公交车上下学又担心孩子受罪。所以李女士更渴望把这辆车分给她。

当她苦口婆心的跟王先生商量,希望把汽车留给她时,王先生却以马上要调回北京工作,出行需要汽车为由拒绝了她的要求。并且说,如果李女士认为接送不了孩子,可以把孩子给他。李女士无论如何是不会放弃孩子抚养权的,实在不行就只能在小学附近租个房子了。但是对于车牌的事情,她一直耿耿于怀。

这一天李女士通过朋友找到我想寻求帮助。我首先告诉她,她和王先生对汽车归属的认识都是错误的,她有很大的机率争取到汽车。李女士喜出望外,迫不及待的要我解释原因。我一步一步的分析:第一,汽车购买于婚后,以婚后共同存款购买,汽车是夫妻共同财产。汽车号牌只是行政许可资格,需要依附于汽车存在,汽车归谁,汽车号牌相应的也就登记在谁的名下。汽车号牌由王先生婚前取得与汽车的归属没有关系。第二、本案中汽车一直由李女士接送孩子使用,而且离婚后孩子的接送也离不开汽车,王先生的主要生活在杭州,对汽车的使用没有迫切需求。从照顾孩子权益以及财产使用便利原则角度考虑,法院把汽车判给李女士的机率是很大的。

李女士又提出一个问题,她缴纳的北京社保才一年多,尚且不符合北京汽车摇号资格,如果法院把汽车判给她,车牌能过户到她的名下吗?我告诉她,她这种情况暂时不受影响。

目前,北京汽车限购政策虽然对参与摇号的人员在户籍、社保、税缴纳期限等方面进行限制。但夫妻之间的车辆过户不受上述条件限制,只要民政局备案的《离婚协议书》或者人民法院出具的《民事调解书》或《民事判决书》写明离婚后汽车归属一方所有,车管所可以办理过户登记

李女士听到这里完全放心了,能够得到汽车真是解决了她接送孩子的一个大问题。

接下来的一个问题是李女士得到汽车,该怎样给对方补偿呢?李女士说市场上类似的二手车只能卖到五万左右,但是车牌号却值十几万,这样一算她得折给对方十来万。我告诉她只需要两三万元就能把事情解决了。李女士很是惊讶,我解释汽车号牌是行政许可资格,法律上没有经济价值,她所说的车牌号值十几万,是因为汽车的刚性需求催生的汽车号牌的买卖和租赁,这些是变相钻汽车限购政策空子,不受法律保护。李女士只需参考二手车价值给对方补偿即可。

李女士按照我的建议和王先生协商未果,到法院提起诉讼。法院的判决基本与我的判断一致,李女士最终获得了汽车的所有权。

好了,今天的案例就分享到这里,希望对您有所帮助,我们下期见。

 有相关法律问题请联系北京离婚律师张亚敏律师,为您提供免费离婚在线咨询。

扫一扫关注微信